裂解碳九,52人就诊,以及泉港的纠葛

自媒体 自媒体

裂解碳九,52人就诊,以及泉港的纠葛

[好文分享:www.666j.com]

地图橙色标记的为养殖区绿色标记的为石化工业区 [原文来自:www.666j.com]


裂解碳九,52人就诊,以及泉港的纠葛


村庄里有条件的村民已经在外住旅社不敢回村了。在泉港做教师的肖黄说,泄漏发生后,请假的学生有四个。“自从泉港选择了这条化工厂的道路,泉港人民就一直被迫吸着污染空气”。

文 | 深度训练营


恶臭来袭,52人进了医院


在无任何感冒迹象下,准妈妈雨晴开始咳嗽和呕吐。跟不少村民一样,她也准备着逃离出去,避避风头。


此时距离泄露事故过去了四天。


8日晚,泉州市新闻办通报称,截止11月8日17时,泉港区医院共接诊此类患者52名,其中门诊就诊42名,住院留观10名。其中一名在事发水域溺水,出现吸入性肺炎,被收住ICU。


并初步认定,这是一起安全生产责任事故。


雨晴记得, 11月4日早上6点半,她是在一阵恶臭中醒来。像是烧塑料的味道,弥漫了整个房间,不过仔细一闻,又难以描述了。


她叫醒老公,跑到马路上,空气里是肉眼可见的灰蓝色的烟,有点恐怖。老公当时以为哪里在焚烧垃圾。


渔场的父亲打来电话,焦急中说到,快关窗户,化工厂泄露了。雨晴这才知道,那股气味来自化学品。


确定的消息来自泉州市泉港区环保局当晚下发的通报,11月4日深夜1时14分,福建省东港石油化工实业有限公司进行油品装卸作业,宁波—天桐1#船舶在装船碳九时,与码头连接软管因为老化破损,共造成6.97吨碳九泄露。


当天,官方通报中还说,当天下午18 时,碳九泄漏海域清理工作已基本完成,空气质量检测也达标。


尽管如此,据新京报我们视频报道,当天已经有部分村民出现了身体不适的情况。


次日,灰蓝色的烟用肉眼看不见了,但空气仍然恶臭。 根据雨晴提供的图片和视频显示,村里有泡过海水的手,被侵蚀腐烂了。 在养殖区,潮水带来的油污开始腐蚀渔排上的泡沫,导致塌陷,渔民损失惨重。海里的鱼,正在大量死去。


裂解碳九,52人就诊,以及泉港的纠葛


当地一位教师告诉南都周刊记者,11月7日,肖厝小学有部分学生因病请假,大部分请假学生主要症状为头痛、呕吐等。并且有部分学生前往泉港医院就诊。


幸运的是,42名门诊就诊患者,,经过相关检查及对症处理后,症状改善了。还有10名住院留观患者中,那位住进ICU的落水者目前病情平稳,已转入普通病房继续观察治疗。其余9名住院患者,病情有所好转。


但对于雨晴来说,情况有些不一样,她是一个准妈妈。今年六一儿童节刚领证的她,如今宝宝正在肚子里悄然孕育。


元凶得到了确认,清除成为大问题


事故发生四天后,8日晚间,福建省生态环境厅做出通报,认定了造成村民身体不适海鱼死亡的元凶:裂解碳九。


此前,媒体的科普文章中对裂解碳九和重整碳九一直不敢下定论。但两类化工品都是石油提炼过程中的副产物,在成分、毒理上有显著差异。


裂解碳九的成分有150余种,极为复杂,毒性相对较小。相反,重整碳九中有的成分会对人的皮肤、肝脏、呼吸系统和神经系统产生损害。食用被碳九污染的海产品,有中毒、致癌的风险。


即便此次泄露的裂解碳九毒性并不如重整碳九来得强,但对于人体而言,由于裂解碳九成分复杂,易挥发,对呼吸道和皮肤黏膜会有一定的刺激。更大的问题还在于对海洋生态的影响。


裂解碳九中的芳香烃大多难溶于水,漂浮在水体表面会造成生物缺氧,导致鱼类大批死亡。


因为没有具体的毒性分析和提醒,村民们仍然暴露在恶臭气味中,没有防护的意识,甚至捞起的沾着油污的鱼,也自己吃掉了。


裂解碳九,52人就诊,以及泉港的纠葛


王冉的二姑住在肖厝村,二姑丈出海打的鱼在出网之前,已经翻了白肚。为了生计,直到今天,二姑丈每天还是会去收网,舍不得扔掉的海鲜,二姑一家自行解决。吃完鱼的第二天,二姑觉得“整个嘴感觉麻掉了”,表姐夫“手掌长了一粒一粒的”。


靠海吃海的村民一般将收获的海鲜销往本地和泉州,更远一些,养殖户会把水产卖到周边省份。泄漏发生后,村民接到泉港区农林水局《关于暂缓起捕、销售和食用辖区肖厝村海域水产品的紧急通知》,现在捕捞的野生鱼和网箱养殖的鱼都不能卖。


上述通报显示,事故发生后,当地海事部门出动清淤船舶,使用吸油毡,在下游东港石化布设吸油拖缆围堵因潮汐变化冲出的污染物。


由于当地渔民养殖所用的渔排为泡沫所致,遇到被污染的海水,会发生侵蚀、塌陷,市区政府也组织配合开展海上油污处置、发放渔排修复物资实施救助。


同时,在清理后,废弃吸油毡等物品也可能发生二次污染,这也是村民们一直所担心的。通报显示,目前这些危险废物已交由资质单位处置。


然而,据目前而言,残留在空气中和海水里的污染,也只能等自然分解和挥发,这部分的影响是未知的。


村庄里有条件的村民已经在外住旅社不敢回村了。在泉港做教师的肖黄说,泄漏发生后,请假的学生有四个。


“自从泉港选择了这条化工厂的道路,泉港人民就一直被迫吸着污染空气”。肖黄有些气愤。


化工厂侵入长寿乡


对于雨晴来说,肖厝世代以渔为业。在她小的时候,这里还被称为养鱼第一村。肖厝附近海域鱼品种珍贵,养鱼周期短,成活率高,鱼苗投放大几个月就可成鱼,运销厦门、饶平等口岸出口。


肖厝村位于湄洲湾南岸,村里人还有更为自豪的,这里被称作长寿之乡。


年龄大一些的村民记得,也是在九十年代开始,附近开始修建炼油厂,泉港炼油厂在隔壁的惠安县建立起来,形成泉惠石化工业区。


进入新世纪,肖厝村所在的湄洲湾南岸,也在谋求从小渔港到枢纽港的宏大转折。2011年泉州当地媒体报道,这里正在崛起的,是千亿级别的石化基地。


甲苯、苯乙烯、丙烯、 氨、环氧乙烷、液氯,这些危险的化学品,成批地从渔民们眼皮底下经过。但各类大型化工企业周边,均有居民点,而搬迁任务艰巨,园区周围4万多村民的日常生活居住依然有巨大隐患。


事实上,此次泉港碳九泄漏并非当地化工生产与环境冲突的首次爆发。早在1996年,福建轮船公司“安福”号油轮就发生过原油泄漏,给当地渔民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而在2009年,泉港峰尾村民的生活受当地著名石化公司湄洲湾氯碱公司排放的污水影响,在多次反映无效的情况下,村民们前去排污办公楼抗议。


从卫星地图看,肖厝村距离最近的化工厂仅几百米,而三个养殖区域,更是紧靠在工厂周围。泄露事故发生后,雨晴开始在微博上整理村民们的诉求,他们希望有一个真实的说明,并追究相关的责任。大量海产品还在死亡,如何销毁,也成为一个问题。


雨晴心里明白,就算没有泄露事故,泉港人也每日生活在大量的废气中,化工厂越来越扩大,绿化越来越差。长寿之乡,已经一去不返了。


他们是世代生长在这片土地的人, 而她能做的,只是带着尚未出世的宝宝,暂时去避避。


采写:何承波、宣彤、费静怡、敖雨璐



来源|南都周刊


END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如想取得授权请邮件:newmedia@nbweekly.com。如果想找到小南,可以在后台回复「小南」试试看哦~


裂解碳九,52人就诊,以及泉港的纠葛


自媒体微信号:666j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