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每天都留点时间自拍。

自媒体 自媒体


不如每天都留点时间自拍。

[原文来自:www.666j.com]


[原文来自:www.666j.com]

欢迎来到 WhatYouNeed 和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联名的新专栏,「吃慢一点」在这里,我们每期将会分享对于“阻止我们好好吃饭的元凶”的一种应对方式。


本专栏将不定时更新,欢迎关注。


-


作者布笛有一个很可爱的习惯。


一直以来,她都有一个文档,习惯性地把每天份的快乐放进去。


- 某人今天喊我起床,没有迟到诶。

- 最喜欢的贵贵的杯子,突然打折了。

- 今天买到了好吃的黄油面包!


提到这个,她歪着头说:“这个文档就是我给自己建的快乐乌托邦,觉得生活太苦时,就进天堂瞅一瞅。


对于我来说,生活像是一个不够成熟的男朋友,当它又惹我生气了,我就想想它让我开心的时刻,然后原谅它。”


虽然这只是一个看起来不起眼的习惯,但不知不觉,这些琐碎细小的快乐,已经陪她熬过了刚毕业那段压力扑面的日子。



布笛用一个 Word 文档对抗着不尽如人意的生活,而这也让我想起,最近彩虹合唱团的新作品《白马村游记》。


歌曲讲述了一个故事,故事里有一个像布笛一样被不如意的生活围困的年轻人,他好像是用一场大梦来面对与抵抗生活。


这位年轻人叫顾远山,他在外打拼十三年,一事无成,黯然回乡。


回乡途中,他喝得酩酊大醉,去到了一个叫做白马村的地方。在那里,他找回了长久以来已经被他遗忘了的快乐。


一个有趣的共通点是,无论是顾远山还是布笛,他们都没有尝试去真正改变困扰自己的东西。


而是转头逃进自己建立起来的乌托邦,寻找片刻的安宁。


这是他们抵抗生活的方法


但我更好奇的是,这样的抵抗真的是有用的吗?


带着这个疑问,我们采访了《白马村游记》的创作者——金承志。



吃慢一点 · 第一期

消极抵抗



“实际上我们改变不了任何东西。


音乐也好,精神逃离也好,就是一种对生活消极抵抗。”


提起彩虹合唱团的最新作品白马村游记」,他讲了一句看似消极的话,但又补充道:


“这种抵抗是有用的。”


金承志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现在是上海室内彩虹合唱团的指挥。


作为合唱团的创办者之一,,他创作的“神曲”张士超你昨天晚上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感觉身体被掏空」曾经刷过很多人的屏,合唱团也因此声名大噪。


2017 年,金承志创作的《春节自救指南》,发布当天视频就获得了超过 600 万的点击。


人民日报这样评价:“生活中再简单的故事和情绪都经得起吟唱,再焦虑的情绪经艺术调侃之后也能轻松解锁。”


这样的金承志,给我们分享了一段“消极抵抗"的经历。


不如每天都留点时间自拍。


十三年前,他离开温州来到北京。


但第一次来到这里生活,他对这个像怪兽一样拼命膨胀的城市没有什么好感:“北京并不关心我。”


那时,他住在四环外,眼睁睁看鸟巢一点点从无到有建起来。无数人来了又去,进进出出。


每个夜晚,他都站在窗前看对面的大厦,看着灯光一盏盏亮起来,又一盏盏灭下去。


18 岁的他心想,如果自己突然死去,是不是只能孤零零地一个人躺在 14 平米的小卧室里,不会有人知道。


当时的他,希望这个世界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怀揣着这个念头,他申请到上海音乐学院指挥系借读,开始发展自己的音乐事业。


在大三的时候,金承志与一帮上海音乐学院指挥系的同学组建了彩虹合唱团。


临近毕业时,他身边的很多同学和朋友都陆续走上了老师的岗位,有了稳定的收入。可正是这个时候,温州发生了民间借贷危机,他家的生意受到了影响。


有一次回家,他看到童年玩伴都已经为了所谓的“正事”开始奔波,而他的收入却还不能“为家里经济做贡献”,他开始慌了。


同时,他的创作和工作也进入了瓶颈期。


彩虹合唱团的排练一塌糊涂,甚至没有专场演出。此外,先后还有四个合唱团与他解除了合作关系,而他自己也一直没有办法写出满意的新作品。


焦虑感因此与日俱增,他甚至开始考虑朋友的建议,准备放弃自己的音乐事业,回老家开饭店。


就在这个时候,他随父亲上山居住了一段时间


不如每天都留点时间自拍。


山上的生活给了他很深的震撼。


他很记得的一个细节是,有一次吃饭,旁边的村民看着他狼吞虎咽,突然大声教育他:


“你吃那么快,怎么知道饭菜是什么味道呢?”


还有一天,一个村民因为喝了他家的茶后失眠,而在他家门口责怪他影响了自己的睡眠。


而在上山之前,吃饭和睡觉,是金承志从前从来没有认真思考过的事情。


有一次,他遇到两个在河边玩水的小孩。他们光着脚丫在桥边玩,很开心的样子。


金承志上去问他说:“你们这不是浪费时间吗?”


然而,其中一个小孩却突然转过去跟他讲,“关你屁事”。


又回过头去,继续玩得很开心。


“这句‘关你屁事’好像骂醒了我。对啊,关我屁事呢?”


于是在下山之后,他深刻地记住了两句话:


第一句是:“吃饭和睡觉是很重要的。”


第二句是:“关你屁事。”


不如每天都留点时间自拍。


回到上海之后,金承志决定换一种方式去面对一如既往的生活。


他把原本习惯揣在兜里的笔记本扔掉了。


以前,他每天都要在这个笔记本上写下当天要做的所有事情,然后督促自己按部就班地一一完成。


但现在,他开始好好地吃早餐,并且在每顿早餐前都好好地摆盘。


下班后还会挑一部电影,并且选好一瓶适合看这部电影的红酒一起喝。


最后,嘻嘻哈哈地拍自拍,并且发到社交网站上。


他反思起自己以前在北京的想法,说:


“我现在觉得,你想让一座城市对你负责任,这不疯了吗?


你只能靠自己啊。”


也是在想通了这一点后,金承志进入了一种松弛、自由的创作状态。


正是在这样的状态下,他写出了《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到哪里去了》。


这首歌里,合唱的神圣感被戏谑的内容消解,这好像就是金承志心态转变的某种缩影。


不如每天都留点时间自拍。


采访金承志时,我想起了我们的一位编辑 Wendy。某种程度上,她也在以一种更松弛的方式面对生活。


6 月份毕业后,Wendy 从北方小城来到广州,住进出租屋。


“那不像房子,像一个组合式的洞穴。我们搭着末班地铁从 CBD 撤离,接着像蝙蝠一样各自钻进安静的洞里。”


她在文章里这样描写,于是,她想到了一种方法。


她在卧室的墙上,贴满了自己亲手截取的电影截图。《心房客》、《怦然心动》和《托斯卡纳艳阳下》,无一例外,都是战胜孤独迎接爱情、友情的电影。


这些截图拼凑起来,“是一只巨大眼睛的形状”,Wendy 说,“但当我回到出租屋,躺在电影主角们温柔的眼神里,就不会怕黑,而是期待天亮。”


你很难说这样的状态让生活发生了什么根本的改变,但实际上,她的确在城市的水泥森林里创造了一个更温柔的空间。


这个空间让她得以喘息。


不如每天都留点时间自拍。


想起小时候老家的小表哥,曾经把我带到一个池塘边,说要把月亮砸碎了给我看。


只见他从脚下捡起一块石头,煞有其事地对着石头哈了一口气。然后目光犀利地瞄准了池塘中间月亮的倒映,左手往目光的尽头指去,右手紧紧抓住石头往后引,有点像是在拉弓。


准备动作总共进行了两分钟后,他仿佛用尽全力地把石头朝着月亮的倒影扔去。


只见倒影化成了一团凌乱的倒影,中央弹起一束亮白的水花,有一群小鱼看起来很慌乱地以这团涟漪为出发点,向四周散去。


“你看,月亮碎了!”


他激动地朝着我大喊。


那时候,我觉得这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玩笑,不值一提。但十多年后的今天,我再次以白描的形式记录下这个场景时,我发现这已经成为了成年人难得的一种态度:


虽然我们不能改变生活,但是我们至少可以换一种角度去看它,让它不那么消极、不那么绝望、不那么痛苦。


它可以更松弛、更有趣,甚至更可爱。


这也是我从金承志的作品里看到的一种最为重要的态度:


生活的困境永远是天上的那轮明月,不管怎样,我们摘不掉它。


但是,这轮明月也无法阻止我们用力地砸碎它的倒影,收获一份真切的快乐。


希望你们也可以收获一份这样的快乐。





这是 WhatYouNeed X 彩虹合唱团合作专栏「吃慢一点」的第一篇文章。


接下来,我们还会继续和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进行更多的讨论。如果你们有想要了解、探讨的话题,欢迎在留言区告诉我们。


今天,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也将推出第一张实体专辑《白马村游记》,推荐你们听。


晚安。








不如每天都留点时间自拍。






不如每天都留点时间自拍。

自媒体微信号:666j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