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驻了WPP大楼的那个“怪人”超想红

自媒体 自媒体

作者:超想红的楚卿 [转载出处:www.666j.com]


[原创文章:www.666j.com]

广告是商业和艺术的结合,这意味着广告人在注重实效外,也常常带有自己强烈的文化基因和态度倾向,他们常常是复杂的结合体。感性 or 理性?理想 or 实效?“注重实效又不失理想的广告人”系列选题采访了各有性格的广告人,让他们来揭晓这个答案。


位于上海长乐路的世纪商贸广场,是市中心著名的写字办公楼。这栋大楼内曾经有WPP、奥美、华纳兄弟等声名远扬的大公司入驻过。站在高层,上海的繁华与璀璨,便可尽收眼底。能够在这栋大楼中办公,对于很多人来说,意味着他们可以在自己梦寐以求的公司工作,彷佛一切都可以在无限大的未来中尽力追求。

入驻了WPP大楼的那个“怪人”超想红


入驻了WPP大楼的那个“怪人”超想红


入驻了WPP大楼的那个“怪人”超想红

现在,入驻了这栋大楼31层和32层的是一家叫MAX Communication的广告公司。这家诞生了8年的公司拥有200多位员工,4大业务平台,服务着CHANEL、Cartier、法国娇兰、宝洁中国、Dyson、日本资生堂、青岛啤酒、皇家宠物食品等客户。

入驻了WPP大楼的那个“怪人”超想红

MAX一直把客户的实效转化当成与客户合作的重要目标,从它的名字MAX就可以看出成立这家公司的老板希望能帮客户做最大化实效的整合营销。今年,MAX帮助青岛啤酒、娇兰、高夫等品牌在活动期间销量达到了翻倍甚至更高的增长。它的创始人和掌门人张旻,便是我们今天故事的主角。

而这栋楼对于张旻的意义不仅仅因为自己的公司已经华丽丽地入驻其中三年,还因为,这栋楼曾是张旻在广告行业理想的开端。“来这栋楼工作“正是初出茅庐时候的张旻有过的坚定想法,“只是当时的WPP没有一家要我,无奈之下只好把理想修改为有一天能把自己的公司搬来这里。”

“我是一个很古怪的人”

2003年,刚满22岁的张旻从英国文学专业毕业,推掉了中国石化和上海外事警察的offer,来到蓝标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在蓝标工作两年后他像很多初入广告行业的年轻人一样,带着点“自命不凡“、“好高骛远”和“浮躁”的心气离开了。结束第一份工作后,张旻继续着这个行业里大部分人都会经历的频繁跳槽的阶段。

在这之前的所有青涩时光里,张旻做过许许多多看似出乎意料的选择和决定——学了20年音乐、拿了三种乐器10级证书的他,放弃了入读上海音乐学院的机会,转而去英国学了英国文学;为了赚学费和生活费,他自己设计外卖广告在学生区四处张贴,午夜时分给从各个酒吧醉酒回来的英国人送中餐,这可能是他和广告行业的第一次触电……

而之后,张旻又离开生活了将近30年的上海,转身去福建,在一家网络游戏公司(网龙)做公关总监。在公司把91手机助手卖给百度的那年,他在福州和朋友一起创立了MAX。MAX成了为数不多的、从区域市场走入上海、并立足下来的广告公司。

所有这些决定看上去总有一种不按常规出牌的莫名其妙,让人有点不明白背后的逻辑是什么,但在张旻自己的现实中,这些选择却又都有点顺势而为的意思。

“他们说,我是一个怪人吧。”

入驻了WPP大楼的那个“怪人”超想红

作为公司的创始人,张旻始终觉得自己不像一位“老板”,更像是一位“客户总监”,所以在公司成立的最初三年里,他的title也确实就是“客户总监”。“我不是一个很像老板的老板。”他总是习惯性地在谈到管理公司相关话题的时候在话尾加上这么一句,好像带着点不好意思,带着点尴尬,但又明明带一些“不一样”的自豪和骄傲。

“管理”是老板张旻最“不擅长”的事情。从小在艺术和文学氛围中长大的他,习惯了用敏锐的感觉和sense做判断与决定,而“管理”则需要更多磨去棱角之后的理性和圆滑参与其中。至少现在,作为MAX这家有自己鲜明特色的广告公司的老板,他不需要“端起架子”,认真“做老板”,他需要的仍然是保持着自己鲜明的个性、态度和观点,去和客户、和员工用自己喜欢的方式认真地沟通。

“就是我很奇怪。我不是这个行业科班出身的人,和那些如雷贯耳的创意人们比起来,我甚至有时会觉得蛮自卑。但是我现在在调整,希望不断跳脱出常规的路去帮客户解决问题,而不只是给客户一个创意和策略那么简单。这个行业对人的要求是非常综合的,我并不喜欢在专业的领域里拿90分和别人的100分去做竞争。”

决定创业后,张旻的理想随着现实状况的变化而变化着。

在公司创立最初的时候,张旻的理想就是赚钱,希望达到财务自由,不让事物的价格绊住自己的行动;当公司长到3、4岁的时候,他想让公司变得有名,让公司被大家认识,让员工觉得公司和自己好,想让员工在公司里有归属感,并且觉得MAX和别的公司不一样;随着公司不断壮大,现在的张旻又有了更宏大的理想,他希望在未来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变一些行业中的游戏规则,他所坚持的不一样的营销方式能够被大家所认可。对于张旻来说,最好的状态便是平衡好现实,同时达成这三种理想的实现。

“我要活下去,活得更好”

即便有了“日后成为了不起的广告公司的老板“这样的理想,作为一位实实在在的老板还是需要确保至少能发出员工每一个月的工资,确保至少交出昂贵的房租,确保至少公司业务的顺利进行……

忙于“活下来”这个问题的时候,张旻自然把精力都放在实效上面,更多时候都在注重如何做好业绩。在生意和管理面前,“妥协”是家常便饭。每天都面临不同的妥协和争取,在客户与创意之间,在市场竞争与坚持理想之间……


入驻了WPP大楼的那个“怪人”超想红

娇兰*延禧攻略,销量位居丝芙兰高端口红品类销量NO.1


入驻了WPP大楼的那个“怪人”超想红

高夫*青岛啤酒

高夫荣登超级CP日男士美妆品类第一名,销量较平日增长896%

青岛啤酒也位列酒水品类第一名


入驻了WPP大楼的那个“怪人”超想红

为兰芝服务的case销量达到去年同期的200%


入驻了WPP大楼的那个“怪人”超想红

“不浪费双方的时间和金钱,达成双方价值的满足,对双方都有用、都负责任。”是张旻对实效的理解,他希望不论是MAX能对客户做到的,还是自己能为员工做到的,都是对双方有用的事情。“实效对谁都公平,且都有好处。我可以很负责地帮客户花掉他的预算,达到不错的效果,这对客户公平,否则对我来说心里也过意不去。”

MAX在和客户的合作中,一直坚持做的事情有两件:坦诚、想他所想。

“坦诚”意味着基于“对彼此价值都有体现”的标准,MAX会和客户一起分析当下的情况是什么样的、MAX能帮客户做到什么样的效果、为了达到这样的效果MAX可以提供什么样的服务。“当然,这种态度对于MAX和客户都是有挑战的,”张旻补充道,“但我们可以做的就是感同身受。”

“想他所想”是MAX作为服务行业的广告公司对自己的另一个要求。张旻总是要求大家在接到客户brief的时候多想一步:思考brief背后的逻辑、思考brief的本质是什么、客户传达brief背后的原因……而不是着急去吐槽和抱怨。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