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徐道来话北京︱金庸先生不仅是一位小说家,还是……

自媒体 自媒体

点击上方徐徐道来北京,我们天天和您闷得儿蜜!
[本文来自:www.666j.com]

今天推送的图文和音频内容不同,点击下面音频可直接收听

[好文分享:www.666j.com]

金庸先生曾经这样感谢北京电台" play_length="1387000" voice_encode_fileid="MjM5NDk1OTk3MV8yNjUyNTU4ODU1">

徐徐道来话北京︱金庸先生不仅是一位小说家,还是……


徐徐道来话北京︱金庸先生不仅是一位小说家,还是……

斯人已去 此情长存

十年前的春天,2008331,维多利亚湾畔,采访金庸先生,听他聊武侠,聊自己。从侠之大者到儿女情长,从儿时大家族午后听戏到后来日日不辍的连载笔耕。


我们节目制作人小强通过对李秀磊副总编的采访,还原了当时的采访全过程。

问:金庸先生的办公室什么样?整个拜会的过程是怎样的?

李秀磊:当时是我在采访,北京广播网现场在录像,然后交通台的也去了记者在旁边,交通广播主持人吴勇当时也在,大概有三四个人吧,组成了一个小的采访报道团队。我们去的不是金庸先生的家,是他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位于维多利亚港湾的边上,视野非常的好,一个很大很大的办公室,然后是270度的观景落地玻璃大窗,所以你坐在里边,心情会非常舒畅,因为,落地窗外就是海,和优美的海景,视野也是特别好。他的办公室布置得其实非常简单,四壁除了落地的大窗户以外全部都是书架,顶天立地的大书架,中间有一半儿空间放了他的一个大的工作台,可能是他在那边写字或者是做一些公事用的,另外一边就是一组沙发,也就是我们采访的地方。

问:您在见到金庸先生之前和之后,对金庸先生的感受有没有变化?

李秀磊:前期约定好以后,我们一行人启程前往,那是十年前,20083月份。我记得我们去的时候还真的是有点紧张,因为说实话从小就在读金庸先生的书,,但是没有想到你还能跟他面对面,还能对他进行采访,所以,路上还是有一点紧张。所以,我们比约定的时间要稍微早一点到达了金庸先生的办公室。当时,他还在会客。金庸先生的日程排的非常满,当时,他已经是八十几岁的老人了,不停的有人来见。在我们之前刚刚走了一波,还有一波还在谈,等于我们等了两波儿人,大概也就是有二十三十分钟吧,他就把前面的这些会见都结束了。

进到他的这个大房间进行采访,本来是很紧张,但是见了他以后就一点儿都不紧张了,因为他真的就是一个特别和蔼的一位老人,笑容很温暖,他说话口音很重,带有很浓重的浙江口音,但是他很爱说,很健谈,这个也是我们想象不到的。因为做记者的,你就特别怕你的采访对象他不说,你不知道他是不是只会善于用笔耕,而不善于跟你用语言进行交流。但是金庸先生不是这样,他爱说,爱笑,非常的亲切,没有任何的架子,这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

徐徐道来话北京︱金庸先生不仅是一位小说家,还是……


问:当时,金庸先生对北京电台有没有特别赠言?

李秀磊:因为他的这些小说,之前也做过广播版本,他曾经做过粤语广东话版,但是他说只播了其中的很少一部分,后来还改编过苏州评弹,但用这样的形式也只播过两部。他说:第一个是没有那么全啊,只是那么一两部,另外,因为它是方言,不像普通话,这个覆盖的面儿一定是更广的,所以他说他很愿意北京电台能够播出他的作品,而且他非常感谢。当时我就记得他说了一句话:他说这样可以使一些不识字的老伯伯,或者是老太太都能够听到我的作品,了解这些故事,他的作品就会被更多的人知道,所以,对北京人民广播电台,表示非常感谢。

2008年采访实录:

金庸: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广播我这个小说我非常感谢。以前那边用广东话来讲还不完全,最近我(的)小说完结、结集了,这一次用普通话来广播是比较完整的。

记者:(您)不仅仅是名满香江了,因为在只要有华人的地方,都会读您的书,都是您的读者。

金庸:本来小说读者也没这样多,你们拿来广播之后,普及了。有些老先生、老太太也可以看,也知道我这个故事了,所以这个广播我很喜欢,希望你们广播成功,然后争取更多的读者、更多的听众。

徐徐道来话北京︱金庸先生不仅是一位小说家,还是……

北京电台副总编辑李秀磊采访金庸先生


金庸先生与北京电台的渊源

金庸,原名查良镛,生于浙江省海宁市。金庸笔下创作多部脍炙人口的武侠小说,其作品流行的程度,被誉为“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读者”。

金庸先生的首部武侠小说是创作于1955年的《书剑恩仇录》,当时是在香港《大公报》上连载。1959年金庸创办了《明报》,自此他的小说皆由《明报》连载。直至1972年连载完《鹿鼎记》后宣布封笔。

自媒体微信号:666j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