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电商二十年,复盘那些因电商而逐渐消失的产业

自媒体 自媒体

深度|电商二十年,复盘那些因电商而逐渐消失的产业

[原文来自:www.666j.com]

应了那句话,被时代抛弃时,不会打一声招呼。

[原创文章:www.666j.com]

正因为丰富的产品选择,便捷的购物体验,完善的售后服务,高效的供应链,大数据智能化的运转体系等特性加身,电商二十年的发展,带给中国零售业和消费者的变化是有目共睹的。而与此同时,受到电商的冲击,很多曾经辉煌的实体经济或者企业逐渐走向衰落甚至关门停业。

关于电商和实体经济之间的讨论也一直从未停歇,电商要颠覆和取代实体经济的观点,如同狼来了一般,让众多传统企业不寒而栗。

当时对于很多传统企业而言,突然之间,他们发现自己的竞争对手变了,行业的玩法和规则也变了,面对电商这项新事物,一时间竟无所适从,当时互联网转型曾成为一度成为搜索热词。很多企业面临不转型等死,转型找死的尴尬境地,各种专家、从业者众说纷纭,而其中最为经典的当属王健林和马云的亿元赌局。在2012年“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现场颁奖对话中,王健林对马云说,10年后,如果电商在中国零售市场份额占50%,则将给马云一个亿。

还有四年的时间,对于这场赌约的结果我们暂不讨论,站在今天我们再来讨论线上线下这个话题,或许会发现其中的内涵和本质都已经发生了改变。从最初的人人喊狼来了,到现在开心的、争先恐后的与狼做朋友,很多传统企业依托互联网和电商也发生了一些创新性的变革

从颠覆到融合,线上线下之争已经不再是讨论的重点,尤其是2016年底,马云提出新零售,线上线下融合成为发展的主旋律,如何寻找新的突破口和合作点,更好的成就自己也成就对方才是关键,这也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中国零售业逐渐走向成熟与完善。

当然,回顾过去的二十年,这其中有很多典型的企业,从辉煌到落寞,也的确让人感到惋惜。或许有人会说都是电商惹得祸,但其根本问题是,电商到底颠覆了什么,,仅仅是几家传统公司关门倒闭吗?我们看完以下几个案例再来讨论。

没落的中关村


深度|电商二十年,复盘那些因电商而逐渐消失的产业


提到中关村,当年的繁华与昌盛还被很多人津津乐道,它不仅代表中国IT启蒙时代的一个重要缩影,也是当年京东刘强东、爱国者冯军等的发家之地。作为中国电子产品重要的集散地,海龙、鼎好、E世界、科贸、太平洋等等曾一铺难求。1999年中关村海龙大厦刚开盘,商铺就遭人哄抢,转眼迎来日均三四万的客流,当年不论是攒机赚辛苦钱,还是转手倒商铺,月入数万数十万的大有人在,造富神话正在一个接一个的上演。

或许谁都没能想到,曾经火爆的中关村,如今要么关门倒闭,要么转型做办公楼或孵化器,被成为中国硅谷,IT摇篮的中关村最终以这种结局收场,怪谁?怪阿里还是怪京东?

当年的中关村在快速爆发中逐渐变了味道,假货以及奸商、黑导购的横行让很多消费者叫苦不堪,虽然这种乱象被多次媒体报道,但仍然屡禁不止。品途商业评论随机采访了一些当年在中关村购买过电子产品的消费者,很多消费者说,在中关村买个电脑跟去西天取经一样,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猫腻太多了,根本防不胜防,稍微不留神就能上当受骗,还有人曾经被扣留、威胁等。

当年在中关村的一个小店面白手起家的刘强东也自然深知这其中的各种问题,搭上互联网及电商这个风口后,刘强东从擅长的3C业务起家,坚持正品行货,这帮助京东获取第一批忠实的种子用户。一位在中关村经营十数年的大渠道商在接受媒体访问时曾愤怒的表示,“中关村电子卖场的卖家纯属自己作死,虽然电商的冲击很严重,但由于电子卖场的服务功能以及产品的全面,很多摊主都有忠实的老客户,而这些老客户都随着中关村假货逐渐增多而全部流失了。“

此外,随着市场同质化竞争严重,市场趋于饱和,加上一些卖场产权结构复杂,经营管理混乱,也是导致中关村走下神坛背后重要的原因

“动批”的落幕


深度|电商二十年,复盘那些因电商而逐渐消失的产业

截止到2017年11月,北京动物园地区12家批发市场全部关门停业,伴随北京人三十余年的“动批”,已经全部疏解完毕,正式退出了历史舞台。“没去过动批,就相当于没来过北京”足见其当时影响力之大,连很多明星都会分享一些“动批”的淘货攻略,甚至有一些来北京游玩的游客,最后一站一定要去一下“动批”,扫点货带回去才能更心满意足。

当年的“动批”不仅是个人淘货的圣地,还是全国各地商家采购的重要集散地,当年很多小服装店主,要不南下去广州,要不北上到北京。天不亮,就可以看到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包小包的来进货,在当时服装品牌、以及电商、物流还相对空缺的年代,服装批发市场、服装店、服装卖场则是消费者重要的选购渠道。然而似乎电商来了之后,一切都发生改变。

服装基本上算是最早进行线上渗透的品类,目前近40%的渗透率,也一直高居榜首。调研数据表明,在消费者中有超过70%的消费者在线上购买过服饰类产品,高于3C等其他品类。在最初的淘宝平台上,一些小卖家开始销售价廉质优的外贸尾单服装,后来一些独立设计师打造的有品牌调性的淘品牌诞生,再后来随着电商普及率的进一步渗透,越来越多的传统服装品牌商开始入驻天猫,让消费者有了更多的选择。在家动动手指头,看好的衣服就可以快递到家,不仅价格便宜,选择范围也多,加上电商物流的快速发展,尤其是逆向物流的发展和运费险的出现,使得退换货也变得更加容易了。“看好了就买,收到了可以试一试,反正不合适也可以退货”成为很多消费者首选。

在电商的冲击下,很多地方的小服装店、服装卖场开始受到影响,陆续的关门歇业,与之带来上游的“动批”,日子也开始变得不好过,加上北京市整体城市规划,最后也只能成为那代人的回忆了。“动批”的落幕,除北京整体城市规划因素外,电商的确在其中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但不得不提到的一点是,随着整体消费水平的提升以及服装流通产业结构的调整,以及最重要的消费代际的更替,始终脏乱差的“动批”是否有思考过这些?当消费者、外部环境都在发生改变时,“动批”又做了哪些改变与调整呢?

毕竟,仅仅依靠低价、依靠消费者的情怀与记忆来生存,始终不是长久之计。

传统商业百货的挣扎


深度|电商二十年,复盘那些因电商而逐渐消失的产业

刚才提到的,一些小服装店因受电商影响而不断关门倒闭,这只是当时电商冲击线下实体商业的一个小小缩影。

中国地域辽阔,加之传统零售商业基础相对薄弱,并且不同地区的消费习惯和消费差异也比较大,这使得中国出现了很多区域型的老牌传统商业百货企业,像是深圳的天虹、湖南的步步高、新疆的友好、山东的利群、石家庄的北国人百等等,由于深耕区域市场,那些年日子也算是过的比较悠哉。随着电商网购的兴起,很多传统的商业百货开始沦为线下试衣间,很多消费者习惯在店里试完以后,然后在线上下单。

随着互联网及网购渗透率的不断提升,传统的商业百货、购物中心以及超市卖场也逐步受到波及,很多老牌连锁零售企业也放缓了开店的步伐,甚至开始了关店自救的操作。除关店以外,他们也开展了一系列积极的举措来应对挑战,比如开设官方商城以及自有的电商平台,开通官方微博和公众号进行数字化营销,构建和优化会员服务体系等,但由于自身资源、经验以及团队人才的壁垒限制,要么半途而废,要么失败告终。这也是当年马云和王健林那场赌局的一个核心大背景。

然而中国商业零售特殊的环境与背景,也使得线上发展的瓶颈也开始显现,行业增速放缓,平台间竞争更加激烈。无论是线上和线下都开始寻找新的突破口,2016年底马云提出新零售的概念,线上线下进行数字化融合,随后阿里与腾讯开始疯狂的进行线下资源的争夺,投资、并购、战略合作,当年还担心被颠覆的传统商业,似乎一夜之间成为了香饽饽,开始换发第二春

但是现在回头想想,当时传统商业零售的下滑也怪电商吗?其实不然,一方面在当时的房地产红利下,商业地产一窝蜂的开发上马,很多地方的居民消费能力跟商业地产的数量根本不匹配,一时间导致大量的商业地产空置,招不到商,开不了店,却怪罪于电商对于实体商业的冲击未免有些牵强,另一方面中国零售业经过近四十年的发展,仍然存在区域发展不均衡、业态结构不合理、盈利能力偏弱、运营模式固化等问题,自身抵抗力就弱,感冒了还能怪天气太冷、病毒太强吗?

书店的“起死复生”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