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银行掀起上市潮,超30家正在辅导备案

自媒体 自媒体

  ↗关注“科技金融在线”,了解第一手信息。

[好文分享:www.666j.com]


[原创文章:www.666j.com]


今年以来,中小银行掀起了一股上市热潮。与去年的沉寂境况不同,今年除了有10多家“一只脚”已跨进IPO大门的银行外,还有30多家城商行、农商行正排队候场。如此争先恐后的备战上市,反映出中小银行在资本补充压力下急需“补血”迫在眉睫。


超过30家中小银行排队候场

今年以来,随着成都银行、郑州银行、长沙银行相继在A股挂牌上市。西安银行与青岛农商银行也分别在今年10月、11月成功通过发审会。而在11月份,江苏紫金农商行银行、青岛银行已拿到IPO批文,有望率先登陆A股。


除这些“一只脚”已跨进IPO大门的银行外,浙江绍兴瑞丰农商行、重庆农商行等9家银行已进入“预披露更新”状态,下一步它们将进入初审会环节。


尽管已有10多家中小银行进入A股IPO倒计时,但排队者仍然络绎不绝。据粗略统计,目前全国共有30多家银行正在进行上市辅导备案。


其中还不包括拟转板的中小银行。公开信息显示,已经在新三板挂牌的江苏如皋农商行和齐鲁银行,都在11月宣布拟申请在A股上市。


相比2017年,中小银行为何如此集中准备登陆资本市场呢?一位银行资深人士透露:“自去年监管套利空间被严堵后,一些中小银行的利润增速出现明显下滑,内源性资本补充动力日渐不足。但另一方面,随着业务规模持续扩张,中小银行资本补充压力却越发严峻,中小银行冀望通过资本市场来缓解融资饥渴的信号越发强烈。”


一主流券商研究报告陈述,中小银行当下所面临的资本补充困境。一方面,因大股东资本实力的日渐式微,中小银行依靠大股东实现定增的概率在一定程度上受限,或是定增规模较预期打了折扣。另一方面,虽然现在银行热衷发行二级资本债,但实际上二级资本债只能补充二级资本,,无法缓解核心一级资本压力偏大的现状。


青岛银行优先股摊薄利润

12月5日,青岛银行(3866.HK、002948.SZ)披露A股招股说明书,拟发行不超过4.51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超过10%。


虽然青岛银行此前已在H股上市,但资本充足率仍然紧张。截至2018年6月30日,青岛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6.79%、12.72%和8.90%,不良贷款率和拨备覆盖率分别为1.69%和160.07%。


核心一级资本压力的背后,是青岛银行极高的投资类资产占比,甚至超过了信贷规模。


截至9月末,青岛银行资产总额为3138.79亿元,较上年末增加2.48%。其中,投资类资产净额在2016年、2017年都超过了总资产的一半,2018年6月末占比也高达48%。而信贷资产占比在30%-38%,贷款净额在今年6月末占比不到35%。


由于青岛银行2017年9月发行0.6亿股优先股,摊薄了普通股股东净利润。该行在招股书中称,预计2018年营业收入为64.76亿-70.35亿元,同比增幅约为16%-26%。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为19.19亿-20.90亿元,同比增幅约为1%-10%。


但扣除境外优先股股息后,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14.15亿-15.86亿元,同比下降25.5%-16.5%。


根据青岛银行A股招股书,其主要业务位于青岛市,无实际控制人,股东结构较为多元化。第一大股东为山东青岛的家电巨头海尔集团,通过海尔投资、海尔空调电子等8家关联公司合计持有青岛银行20.01%股份。第二大股东为意大利联合圣保罗银行,持有青岛银行15.39%股份。第三大股东为青岛市国资委下属的国信集团,通过两家关联公司持有青岛银行14.87%股份。


泸州商行前9月净利润负增长

与青岛银行类似,准备在H股上市的泸州市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中,金融投资类资产也远超过信贷资产。


12月2日,位于四川的泸州市商业银行通过了港交所上市聆讯,拟发售股份约5.46亿股H股,发售价格在3.15-3.4港元。第一大股东为泸州老窖集团,持股比例达22.09%。泸州市国资委也通过数家公司持有该行股份。


根据招股书,泸州市商业银行资产总计745.55亿元,2015-2017年的资产规模复合增长率达49.4%。主要是由于金融市场业务导致金融投资增加,金融投资净额截至6月末占比43%,远超客户贷款净额占比31.8%。


今年1月至9月,泸州银行的净利润增速出现负增长。截至9月,泸州银行实现净利润6.23亿元,比去年同期的6.51亿元缩水4.3%。


截至2018年6月末,泸州市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19%、9.35%、9.35%,不良贷款率和拨备覆盖率分别为0.91%和275%。


而根据要求,到2018年末,系统性重要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不得低于11.5%、9.5%和8.5%,其他银行分别不得低于10.5%、8.5%和7.5%。


一位银行业分析师表示,今年以来,银行资本压力尤其大的一个原因是,监管要求“深入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有效防控银行业信用风险”,比如对银信类业务,违规行为采取按业务实质补提资本和拨备、实施行政处罚等监管措施。从商业银行的角度来说,表内违规部分计入银信类业务,意味着需要补提资本和拨备,这将加大银行资本充足率的考核压力。


————




科技金融在线”专注科技金融领域独家报道。致力于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有价值的科技金融信息。

声明:本文仅作为知识分享,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任何人据此做出投资决策,风险自担。

爆料/投稿/合作,请联系(微信号:mxsb001)

自媒体微信号:666j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