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自参观宝马和保时捷的工厂后,我才真正明白德国制造有多么强大

自媒体 自媒体

亲自参观宝马和保时捷的工厂后,我才真正明白德国制造有多么强大 [本文来自:www.666j.com]

亲自参观宝马和保时捷的工厂后,我才真正明白德国制造有多么强大
[原创文章:www.666j.com]


作者:刘国华

来源:砺石商业评论(ID:libusiness


在机械制造业的31个部门中,德国有27个占据全球领先地位,处于前3位的部门共有17个。德国制造业也被称为“众厂之厂”,是世界工厂的制造者。在强大的德国制造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1


历经十几个小时的航班,从法兰克福转机到达莱比锡机场时,已是差不多晚上十二点。八月上海的夜晚依旧是热气腾腾,但莱比锡的夜晚此时已是秋风四起、宁静而冷清,很能感受到曹丕在《燕歌行》中所描述的“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的凉意。


几天之后我才想起,这种热与冷、热闹与宁静的对比,似乎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两个国度给人的感受。


很多人对德国这个国家的情感都很复杂,一方面它产生过爱因斯坦、普朗克、康德、歌德、巴赫、贝多芬等影响世界的科学文化名人。但另一方面,它又在狂人的操纵下,给全世界带来过巨大的灾难。


这些年中国很多企业来德国参访、学习,很大原因是因为其傲视群雄的制造能力。如今,德国产品几乎成为好品质的代名词,大到汽车,小到手表、厨具,甚至指甲剪,德国制造成为全球制造界的金字招牌。


入住酒店很晚,瞌睡的细胞已然爬遍了全身,进门恨不得立马倒头就睡。但是一进浴室的门,还是被镶嵌在墙内的抽水马桶水箱所震惊到,陡然间睡意全无。我心里突然在想:敢把抽水马桶的水箱安在墙内,德国制造为何有这样的自信?这种安装意味着他们相信,马桶能确保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不坏,直到建筑物被拆毁。他们这种自信,让我一下就感受到了德国制造的魅力。


大部分打动人心的,并非那些宏大的叙事,反而是一些不经意间的小细节。


亲自参观宝马和保时捷的工厂后,我才真正明白德国制造有多么强大

德国酒店的抽水马桶


这让我想起一件陈年旧事。2010年,德国齿轮商人亨利安随80岁的父亲到青岛游览江苏路基督教堂。在塔楼里,他们看到教堂钟表依然在正常使用。当看到钟表上“J.F.WEULE”字样时,他的父亲意识到该钟表的齿轮,就是他们亨利安家来供应的。历经百年之后,教堂工作人员告诉他们,这么多年来除了隔几天抹一次油,从来没有维修过这座钟表。亨利安检查完钟表后认为,这些齿轮还能再用上300年,真要维修时,恐怕是他的曾孙一代了。


看起来,亨利安的这种自信几乎是德国制造的一种传统。


2


我们都很习惯给德国的制造打上一个“工匠精神”的标签,这也是德国制造为何自信的重要基因。


实际上,那些以品质著称,强调工匠精神的国家,比如德国、日本、瑞士等,都有一个类似的共性,那就是有一种悠久的军事传统,或者称为“军事化”,甚至“类军国主义化”。


在德国的文化传统里,从普鲁士到“条顿骑士团”都包含着军事化的特点。这种传统也融入到了现代德国人的生活,全民的整体行为仍然带有“准军事化”的特点。


比如,生活中他们要求的东西不多,就像部队提供给士兵的物品不多一样,只要够他们生存就行。从这点上来说,德国在文化传统上已经决定了它不会是个美食的天堂。闻名遐迩的德国“美食”,也不过只有啤酒、香肠、猪肘等便于制作与携带的准军事化食品。


这种准军事化的特点也反映在德国人对准时的苛求上。没到德国之前,我们很多人都或多或少了解过德国人严守时间的故事。但当你实地体会后,很多人还是会表现出惊诧,甚至不理解。这一点,在这次“商业学习之旅”中,我和二十多名MBA学生们都真切的感受到了。


与德国类似,瑞士的制造业也是全球闻名,尤其是高端的钟表业更是令消费者趋之若鹜。尽管在1815年维也纳会议上,瑞士宣布确认为永久中立国,此后瑞士从未卷入过任何形式的战争。但瑞士的枪支弹药人均拥有量远高于美国,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为军事化的国家。瑞士宪法规定,男孩子到了18岁,就必须到新兵学校报到,领到军服和步枪。20岁到40岁的男性公民必须按期义务服兵役。而且每个20岁至40岁的瑞士男子都必须参加每年一次的射击考核,被称为“强制打靶”。


在军事化传统的影响下,德国的商业显得很“硬”。你很难看到德国有什么强调历史文化的奢侈品,甚至在首都柏林这样的大城市都难看到几家像样的LV、BV、爱马仕、香奈儿等这种强调“软”制造的品牌。多半的中国游客想在德国随随便便扫荡奢侈品,恐怕就要失望了。


3


在机械制造业的31个部门中,德国有27个占据全球领先地位,处于前3位的部门共有17个。德国制造业也被称为“众厂之厂”,是世界工厂的制造者。但是,德国制造也不是一开始就有的,它的发展可以看作是一部从“山寨”到“山巅”的华丽转型传奇。


相比德国,英国的工业制造要来得更早。经过18世纪的工业革命,英国工业已经高度发展,成为世界的标杆。而此时的德国还是一个发展中的农业国,其制造技术几乎相差了差不多半个世纪。面对英国发达的制造业,当时不少德国企业几乎是肆无忌惮地复制英国产品,制造二流质量的商品,并以倾销的价格流入英国及其海外市场。


亲自参观宝马和保时捷的工厂后,我才真正明白德国制造有多么强大


在经历德国刀具剪子制造商假冒英国谢菲尔德公司产品的丑闻后,英国企业家们联合发起了抵制德国产品的运动。在1887年8月23日,英国国会通过了《商品法》(Merchandise Act),该法律在一定程度上激发了德国制造的转型。当时这部法律规定,所有德国产品要进入英国本土或殖民地市场,都必须打上“德国制造”的印章,以区别廉价低质的德国产品与英国产品。


这个做法大大刺激了德国企业界敏感的神经,他们开始意识到:要占领全球市场,靠的不是产品的廉价,而是产品的质量。于是他们开始学习英美制造,通过对传统产业的技术改造和对产品质量的严格把关,大力发展钢铁、化工、机械、电气等制造业和实体经济,催生了宝马、西门子、大众等一批全球知名企业,推动德国在一战前跃居世界工业强国之列。有统计数据说,只拥有8200多万人口的德国,其世界知名品牌竟然高达2300多个。


英国国会通过《商品法》的这一天,也就成了“德国制造”的诞生日。“德国之声”称,从这天起,德国人争气地让自己销售到世界各国的产品比当地货的口碑还要好。“德国制造”是德国在二战后崛起的密码,也是欧债危机中仍“一枝独秀”的答案。


4


我们在参观宝马和保时捷汽车工厂时,很多人都对工厂内大量机器臂的使用和复杂的流水线感到惊奇,但是这恰恰可能不是最重要的。试想如果把这些机器臂和流水线都移植到国内,我们就真的能生产出跟他们一样品质的汽车吗?尽管整个工厂的厂房、设备的部分占到了绝对的部分,但是最重要的恰恰是占到极小部分:人,及弥漫在空气中的文化。


我们的企业去学德国的生产,往往可以很容易就学到七八分像,但要学九分甚至十分就难了。这些难的部分,恰恰都不是机器造成的,而全部是来自人的要素。这其中至少包含了三点最难学到的内容:秩序、细节及自律。


在某种程度上,德国制造的核心本质上不是质量,质量只是形成的结果,亦不是“硬性”器件的高超组合,而是在制造过程中添加的“软性人文”内容。


参观保时捷整车组装工厂时,我开玩笑跟旁边的同学们说:“这其实就是一个放大版的乐高组装游戏。只是平时我们是一个人搭建一辆车,这里是不同的人把不同的乐高零部件运送到不同的地点,再由不同的人来组装在不同的位置,共同完成这个游戏”。


在这个过程中,最需要的其实是严格的秩序感,让整个流程完美分工和井然有序。秩序感或者说秩序主义,亦是德国制造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有句德国的谚语:“秩序是生命的一半”,秩序主义可以说从工厂到日常,涵盖了德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德语“秩序”(Ordnung)一词,包含了整顿、整理、整齐、调理、规则、规章、次序、顺序、制度、安宁、秩序、纪律等等诸多的含义。


绝大部分的德国人特别依赖和习惯于遵守秩序,离开了秩序就会感到焦虑。我们会看到德方的工作人员,一旦发现约定的时间哪怕超过了一两分钟,脸上就会自然呈现那种不安的情绪。从秩序主义的角度而言,这不是一种苛求与为难,而是对整体秩序的尊重,是他们害怕因为流程过程中某一个环节的脱节,而影响接下来环节的连动。


亲自参观宝马和保时捷的工厂后,我才真正明白德国制造有多么强大


德国人这种秩序主义,在普通人的日常管理和工厂中的流程主义都表现得淋漓尽致。在许多场合下,你会经常看到一些德国人拿出自己的日程日历(Terminkalender)随时翻看,上面都写好了每天各时段的活动,从天到月再到年,一切日程都提前计划。

自媒体微信号:666j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